找人网提示:最近有一些骗子,专门以帮忙找人为由诈骗钱财,大家在急切找人的同时,一定要提高警惕,以防被骗!
你现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年幼时被抱养 山东聊城32岁小伙来柳求助寻亲

发布时间:2018-01-12 11:31 来源:未知 作者:91找人网

“爸爸妈妈,我只想知道你们现在哪里?你们还好吗?我只想找到亲生父母,不为爱恨,只为还自己一个明白……”1月7日,住在山东聊城的小伙宓学万说,他想到柳州寻找他的亲生父母。


即使是亲生父亲把我送人,我也不会怪他


2017年7月,刚过了32岁生日不久,宓学万开始实施自己的寻亲行动,这是他多年来未解的心结,于是,他先是在网站登记了自己的寻亲信息。


宓学万听姑姑说,当时送他到山东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南方口音,自称叫谢斌。谢斌把孩子交给宓学万养父宓×随时,还有一封信(现已丢失),上面写着的内容大致是:谢少林,两周岁,1985年6月28日出生。因自己与妻子离婚,无法抚养孩子,送给宓×随。养父宓×随也已去世。


宓学万说,如果真是亲生父亲将他送人,一定也是迫不得已,自己不会怨恨,“我只是想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里,好不好。”


30年过去了,证明自己身份的信也丢失了。唯一的线索是:那封信用的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链条厂”的公用信笺,信纸的抬头印着“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链条厂”的这几个字可以说明,自己肯定与柳州链条厂有关系。那封信里还提到,孩子的亲生母亲名字好像叫“兰芳”。


除了那封丢失的信,宓学万手里只有一件当年穿的蓝色白花的绸子布料的小肚兜,这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信物了。宓学万决定,亲自到柳州寻亲。 


“谢少林”的妈妈打来电话:这应该是我的儿子


山东宓学万寻找在柳州的亲生父母的文章在柳州晚报见报后,不少读者提供线索。市25中一位退休的韦老师打了三次电话来,建议记者到原链条厂宿舍区找到当时的厂医、厂长等人,称他们也许能帮上忙。正当记者准备前往时,一位林女士打来电话,“我就是那个山东小伙子的母亲!”林女士十分肯定地说,自己就是宓学万的生母,“我的儿子也叫谢少林,出生年月日也是这天,孩子的爸爸也叫谢斌,现已去世了。”


林女士说,自己在来宾市工作,一直想寻找丢失了30年的儿子。为了确保信息准确,记者约林芳10日上午9点到柳州日报社见面。


高度疑似“母子”意外相认     


10日一早,当宓学万和林芳分别从一北一南赶往柳州时,他们都不知道会见到对方,宓学万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位高度疑似的“母亲”。 
   

10日上午,在志愿者的陪同下,宓学万到原柳州链条厂宿舍区寻访知情者,并得知父亲已经过世,但没有母亲的信息。
  

林芳将随身带来的谢少林的出生证原件、自己和谢斌的结婚照、谢少林半岁时的照片都带来了。林芳的姐姐拿着报纸比对照片,确定就是谢少林。
    

中午,志愿者将宓学带到了谢斌的四叔家,林芳一行也提前来到这里等候。   

两人见面后一一核对手里的信物,都基本吻合。当这对疑似“母子”坐在一起,在场的志愿者、记者都有些着急——肯定错不了,长得太像了!
 

下午,宓学万、林芳、谢忠荣来到荣军派出所,值班民警谢桂刚按照相关规定为他们三人取了血样。

宓学万真的是林芳的亲生儿子吗?当年真的是亲生父亲将他卖到山东的吗?林芳这些年有没有寻找自己的儿子……这一切,都要等DNA鉴定结果出来后才能有确定的说法。

上一篇:湖南大学博士生来常州“寻亲”,受助300元铭记23年

下一篇:没有了

人肉搜索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