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网提示:最近有一些骗子,专门以帮忙找人为由诈骗钱财,大家在急切找人的同时,一定要提高警惕,以防被骗!
你现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爱心传递助力寻亲圆梦,失踪背后的故事引人深思

发布时间:2018-08-28 11:30 来源:未知 作者:91找人网

    “我想家,但又怕回家”
    疑与父母起冲突离家,13岁湖南男孩曾流浪两年
    额头饱满,长相精明。这是记者对眼前13岁小男孩的第一印象。
    他有两个名字:有时自称宋文杰,有时又说自己叫宋云杰。根据记录,2017年10月2日18时许,民警在越秀区寺右南一街麦当劳餐厅附近发现一名男童在餐厅过夜。该童自称名为宋文杰(宋云杰),自述12岁,来自湖南省郴州市。
    “爸爸妈妈经常为我起争执”
    和许多滞留孩子不一样的是,小宋并非忘却了父母,谈起爸爸妈妈,小宋满脸委屈,不断地“控诉”。
    “他们老是打我,觉得人家的孩子好,我什么都不会。有一次,爸爸问我,一年里有几个季节,我当然知道!就是不想回答这么弱智的问题,所以,就开玩笑答他,说一年有两季,结果呢?狠狠打我!”
    在小宋的感觉里,自己是一个“导火索”,常常成为父母争吵的源头。
    “爸爸妈妈经常为我起争执,一个要求这样,一个要求那样,吵得我都麻木了。”最令他伤心的是,父母吵完架,总要拿他来出气,“老是打我,这样的家真的让我害怕。”
    与家里相比,小宋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去过可多地方呢!大商场、动物园……连广州塔也去过。”


■小宋说起自己找大姐姐讨钱坐地铁的旧事,还有点小得意。

    “坐地铁就找漂亮姐姐讨钱买票”
    根据小宋描述,早在2017年被民警发现并送至儿保中心救助前,他已经离家出走超过一年了。
    “大概是11岁从家里出来的,一段一段地坐车,迷迷糊糊就到了广州。”小宋瞪着眼睛回忆,说两年前自己还没长高,坐公交坐地铁都不要票,“后来长高了,坐地铁就找漂亮姐姐讨钱买票。”
    他咧嘴笑,牙齿很白,“广州的大姐姐都特别好,我没有一次凑不到地铁的车票钱。”
    小宋故作深沉地叹口气,说出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话,“自己在外面要特别聪明,才能有生存技能。”
    但是,他总有孤独的时候,一到晚上,无家可归时,他就开始想家里的床。
    没地方过夜,小宋唯有哆哆嗦嗦藏在麦当劳餐厅角落里借宿,那里,也是他认为最舒适的容身之所。
    家庭信息是忘了还是不肯讲?
    “还想家吗?”在小宋聊得兴起时,记者抛出这样的问题。
    刚刚还眉飞色舞的小宋瞬间沉默,低头不语。
    片刻,他嘟哝了一句,“爸爸妈妈也不会想我……”然后趴在桌子上,把头埋进臂弯,眼泪滴滴答答落下,“我想家,但又怕回家。”
    “他的故事版本有很多,至于会给我们讲什么样的内容,就要看最近他看过什么电视剧了。”一直在照顾小宋的儿保中心工作人员哭笑不得地说,小宋是个非常“逗”的孩子,很聪明,性格活泼,但在平常的学习和生活中,处处都在体现“严于律人,宽于律己”。
    “这个孩子应该是跟父母发生冲突离家出走的,不知是真的忘记了家庭信息,还是不肯讲,我们跟他聊过很多次,能得到的信息只有郴州。”
    工作人员说,每次谈到父母,孩子的情绪都比较激动,“他能感受到父母不好的态度,经常争执的家庭环境,也是孩子不喜欢的。”
    他们仍在寻找22年前失踪的孩子
    陆丰蔡良盛一家丢失的孩子蔡景岳当年仅3岁,谁能帮帮他们?


    ■寻亲20多年,蔡良盛已垂垂老矣,当年报道陆丰儿童拐带大案的报纸他还小心收藏着

    1996年10月19日,这是令蔡良盛一家永生难忘的日子。
    那一天,蔡良盛3岁大的长子蔡景岳离奇失踪,遍寻不获。
    据公安机关追查,蔡景岳极可能是被当年流窜在陆丰东海镇及其周边地区的一个人贩子团伙带走的数名幼童之一。在当年警方的艰苦侦查下,这个一度让陆丰家长人心惶惶的拐卖儿童团伙终于覆灭,可是令蔡良盛一家极为痛苦的是,人贩子抓到了,他心爱的孩子却一直没能回来……
    22年来,蔡良盛只能将思念,化作声声呼唤:“孩子,你在哪里?爸爸妈妈想你……”
    22年前,3岁的长子突然失踪
    蔡景岳在今天,应该有25岁大了。
    在蔡良盛印象中,22年前,3岁的蔡景岳最爱骑着小三轮童车,和大姐二姐在家门口来回穿行。想起孩子,蔡良盛言语里都是温情,他说,小小的景岳口齿伶俐,颇讨人喜欢。
    当年,蔡良盛做的是卖油煎堆的小生意,盖起猪圈,养了十几头猪,家境在当地算是过得去的。
    但是,1996年10月19日下午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这一天,姐姐们带着景岳在陆丰市东海镇下龙潭村小巷玩耍,姐弟们玩得忘形,直到姐姐发现弟弟“找不到”,哭着跑去告知父母时,蔡良盛发现,四处寻找喊叫,却已经找不回景岳了。
    “儿子不见了,全家都很慌张,女儿们年幼,弟弟怎样不见的,根本说不清楚。”直到1996年12月,东海镇另一名丢失孩子的家长在报案时提供了线索,称孩子失踪前有一女子用食物引诱过他。这以后,多位失踪男童的家长相继报警,牵出震动当地一时的人贩子拐带儿童大案。
    消息传到蔡良盛耳中,他才恍然大悟——自己的儿子,极有可能被同一批人贩子骗走。孩子丢失后,蔡家人承受着剜心的打击,原本小康的家庭从此一蹶不振。
    人贩子抓住了,孩子是被拐走的!
    从1996年底到1997年初,当地民警们经过艰苦的侦查却难有进展。此时,一个戏剧性的场面使拐卖嫌疑人浮出水面。
    1997年2月19日,在东海镇龙潭村,一名身份不明的妇女准备将当地一个孩子抱走时,被周围群众发现,村民们将该妇女团团围住,并立即报告东海镇城北派出所。
    民警赶到时,该名妇女已被带往几天前刚丢失了孩子的大屯村,接受村民们的“审讯”。民警马上赶到该村做说服工作,才将嫌疑人杨文英带回派出所。
    那段时间,人贩子的恶行和受害家庭的惨况,引起当年广东省领导关注,并对案件作出专门批示。据新闻资料上的警方通报,在这段不长的日子里,当地竟接连有9名男童失踪,最大的7岁,最小的仅3岁。
    经查,主犯杨文英25岁,她向警方供述,承认先后9次在陆丰市东海镇带走小孩,被逮捕几天前,还在东海镇的龙潭村附近拐走两名小男孩,现在这两名男孩还来不及卖出去,就放在普宁市占陇镇一个叫陈广盛的人家中。
    顺着线索,警方努力追踪了6年之久,2001年,陈广盛在广州白云区落网。
    追寻拐卖案期间,警方从人贩子杨文英、陈广盛等供述的线索中,先后解救出9名儿童。这些孩子中,有些被转卖到别人家庭,有些卖不出去的,惨遭人贩子伤害致残。蔡良盛家的蔡景岳,也出现在人贩子供述的名单里。
    还记得爸爸带你卖凉粉丸和煮草果吗?
    有关蔡景岳的最后一次线索,出现在2002年4月19日。
    警方根据陈广盛的口供,又找到经手卖男孩子的嫌疑人,将一名被拐儿童解救出来,从种种迹象分析,该名儿童很可能是蔡景岳。
    但是,新闻资料记载停留在该日子,蔡良盛告诉记者,DNA鉴定显示,那名孩子,并不是蔡景岳。
    人贩子落网让人振奋,却未能给蔡家带来更多安慰,蔡良盛至今想起景岳就心如刀绞:“我的孩子到底在哪里?人贩子记得蔡景岳的名字,竟然不供出他的准确去处,太可恶了。”
    陆丰拐卖案的主犯杨文英于1998年被判死刑,转卖儿童的陈广盛也被判刑。一切看似尘埃落定,但蔡家的寻亲行动,22年来从未停过。
    “你可曾记得?你爸爸的名字叫蔡良盛,妈妈的名字叫蔡赛兰。你可曾记得?你当初在兽无人性、罪该万死的人贩子——陈广盛家里挣扎想逃脱魔爪、呐喊着要爸妈、要回家的情景呀。你可曾记得?你可曾记得你爸带着你在篷寮做凉粉丸和煮草果的小生意呀?这些都在爸妈脑海里历历在目,永难忘记。”
    23岁的弟弟接过寻亲重担
    景岳失踪以来,蔡家一直无法抽离悲伤的气氛。蔡良盛年迈的老母亲因失去孙儿哭瞎眼睛,如今80多岁的老人,仍在期望有生之年能见上孙子一面。
    蔡景岳曾经玩耍的海滩,如今也变成了公园,一切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唯不变的是,蔡良盛仍未放弃寻找。
    “我老了,找儿子找了很多年,走不动了。”他疲惫地说,寻亲的重担,如今落到小儿子蔡景显身上。
    “我比景岳哥哥小两岁,从懂事起就知道有一个失踪的哥哥,他是爸爸妈妈心中的痛,也是姐姐和我心中的痛。”小时候,景显经常听爸妈说,景岳哥哥最爱玩小马车和小单车,如今这两样玩具,仍然在家摆放。
    蔡良盛手上有一张景岳的照片,但年代久远,褪色非常严重。“头偏高宽,眉毛浓密,嘴唇偏厚。这是我对他仅剩的印象,景岳小时候和姐姐长得很像,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变。”
    步入社会工作以来,只要休假,景显便会沿着整个潮汕地区,乃至佛山地区走个遍,只为寻找哥哥景岳身在何处的蛛丝马迹。然而,哥哥还是杳无音信。
    2年前,景显在寻人志愿者帮助下,将哥哥景岳仅有的信息登记在库,等待有消息之后,做DNA比对。
    “当年的社会,信息和交通落后,如今网络科技发达,信息传播迅速,希望父辈二十几年来的寻亲心愿,能在这个时代获得圆满。”
    寻亲档案
    这些流浪的孩子,你可知晓他们的家在何方?

    1号:苏静文,女,约25岁。
    2007年10月1日在广州市广东省汽车客运站门前被发现独自流浪,由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市区分站护送至儿保中心。
    据述,该女孩初来时身高145厘米,体重40千克,自称名叫苏静文,广东江门人,父亲叫苏伟忠(已故),母亲叫黄丽萍。静文不会写字。

    2号:无名氏,女,约25岁。
    11年前在广州市华景新城翰景路被发现独自流浪,由天河区公安分局棠下派出所民警在2007年11月21日护送至儿保中心接受救助保护。
    据述,初来时该女孩身高150厘米,体重50千克,疑似智力障碍,不会写字,表达不清。

    3号:无名氏,女,约9岁。
    2017年9月12日晚在广州市白云区白云湖街唐阁村路边独自流浪被发现,当时身穿红黑格子上衣,黑裙,蓝色拖鞋,由越秀区公安分局广场派出所民警在次日护送到儿保中心。
    该童疑似智力障碍,不会写字,表达不清。据述,初至儿保中心时身高130厘米,体重37千克。

    4号:无名氏,女,约14岁。
    2018年6月22日中午,这个女孩在广州市荔湾区下九路广州酒家门口流浪被市民发现,当时身穿蓝色短袖T恤,黑色裤子,白色面粉色底凉鞋。次日由荔湾区公安分局华林派出所民警护送至儿保中心接受救助保护。
    如果您是孩子的亲人,或是可以为“寻亲”提供线索的知情人,请给小编留言,或者您家中有亲人失散,也可联系小编。

    感谢每一位曾为流浪儿提供过寻亲线索,陪他们纠结、迷茫、风雨同行的志愿者;感谢每一位仍在关注寻亲行动、心系流浪儿童的读者。

上一篇:女子来义乌寻亲 26年前曾被一个老太婆卖到嘉兴

下一篇:没有了

人肉搜索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