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网提示:最近有一些骗子,专门以帮忙找人为由诈骗钱财,大家在急切找人的同时,一定要提高警惕,以防被骗!
你现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女子患精神疾病出走他乡 好心姐弟帮其寻亲19年终返老家

发布时间:2018-07-26 11:30 来源:未知 作者:91找人网

    1999年冬天,有轻微精神问题的刘金秀出走他乡。从成都双流到江苏新沂,近两千公里,没人知道她如何抵达。彼时她33岁,家中有丈夫和14岁的女儿。
    之后,刘金秀在新沂市周边村镇流浪,曾被好心人收留,也曾遭受虐待。终于在2012年,她遇到了包旭之。搭伙过日子的同时,老包决定帮这个可怜的女人寻亲。
    凭着“平安”、“万安”、“白沙”等只言片语,今年7月1日,他们寻到了成都天府新区。当晚,平安旅店里,刘金秀终于和亲人相认。
    一段长达19年的寻亲故事,渐渐清晰。


一家人团聚(前排左二为刘金秀)

    母亲离家后 她的人生彻底改变
    一年之内 她先后失去父母
    罗英永远也无法忘记,得知母亲走丢消息的那一天。
    那是1999年12月的一天,上初一的她正在学校升国旗。姨妈突然跑来跟她说:“你妈走丢了!”罗英的母亲叫刘金秀,因小时候吃错东西,出现了精神问题。九年前,两岁的女儿突然夭折,受到刺激的她情况更加严重。
    “她和我爸之前就经常出门,我们开始都不太在意。”因此,没人知道刘金秀是什么时候走丢的。罗英只隐约记着,最后一次看到母亲时她穿的是淡蓝色大衣。
    全家人开始疯狂寻找。在镇上广播寻人,也曾报警;得知细小线索,他们必到现场。罗英清楚地记着,有一次听人说在合江镇看到了母亲,她骑着“二八自行车”,载着父亲走了几十里,到达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母亲离家后,父亲一蹶不振,“有段时间我觉得都快过不下去了,住校带的都是冷饭。”一天早上,大伯去家里找父亲下田,发现父亲人搭在床上,身体已经僵硬了。
    父亲也走了,在母亲离家一年后。

   六年之后 才渐渐走出伤痛
    15岁的罗英,开始了吃百家饭的生活。“亲戚们对我都很好,轮着照顾我。”读书的学费,是学校、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资助的。争气的她考上医学院,在校期间,她申请打扫教研室挣生活费。
    “我开始根本没法接受,直到高中毕业,才慢慢学着走出来。”生活要继续,找寻也没有中断。决心最强的,是大母亲八岁的姨妈刘秀琼。刘秀琼几乎一手将妹妹带大,自然成为最挂念她的人。
    双流、简阳,她每次得到线索都会亲自前往。全家人怎么都想不到,刘金秀能跑到两千公里外的江苏新沂。


包旭之和姐姐与民警交流

    颠沛流离十余年 遇到好心收留者
    7月24日上午,成都市公安局天府新区分局的会议室里,刘金秀也来了。但是对于记者的提问,她完全无法给出反应。有精神问题的她,当初是如何从成都到江苏的,至今无人知晓。之后十多年她经历了什么,也只有包旭之的描述。
    据包旭之介绍,刘金秀来到新沂后先后被三户人收留,最后是在高流镇的一家住了一年半,“那男的虐待她,最后还把她赶出来了。”就这样,刘金秀遇到了在高流居住的包旭之的姐姐。
    2012年3月22日,包旭之接到姐姐的电话,说要给他介绍对象。多年前离婚后,他独自带着女儿生活。3月24日,他见到了刘金秀;次日,带她去人民医院检查、治疗后,两人一起回了家。
    “她虽然很多事情不懂,但对我还是很好的。”2013年,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包旭之受工伤,只能拄拐生活。住院期间,刘金秀对他不离不弃,这让他很是感动,“那时我就想着,一定要帮她找到家人。”


刘金秀(中间)和女儿相认

   辗转多地寻亲 凭“幺妹”锁定四川
    那时,包旭之连刘金秀的名字都不确定。“只知道她叫金秀,姓刘、牛,还是柳,搞不清楚。”提起自己的老家,刘金秀说得最多的是“白沙”。一查,云南、贵州、四川都有白沙,找起来也是大海捞针。
    2015年,包旭之拄着双拐独自去了云南白沙。新沂、南京、昆明、白沙,他转了三次火车,用时四天才到。在当地找寻了半个月,最终无功而返。
    回来后,包旭之并没有放弃,而是不断与刘金秀交谈,希望获得更多的线索。“她叫‘妹妹’说的是‘幺妹’,有人说这是四川的说法。”凭借口音,他把目标锁定在成都双流。
    十九年后 亲人团聚
    重返故乡 民警助力寻亲
    今年6月11日,包旭之通过新沂市马陵山镇派出跟天府新区白沙派出所沟通,希望确认一位叫金秀的妇女的身份。但是根据大数据系统的信息比对,并未发现此人。
    7月1日凌晨,包旭之带着刘金秀和姐姐到达成都;当天下午2点过,他们前往天府新区万安派出所求助。值班民警秦洪武了解情况后,开车带着他们找寻。
    “我知道白沙有一条街,还保持着‘平安公社’时期的原样,就带着他们在那里转。”转了三圈无果,天色已晚,秦洪武就带着他们在平安旅店住下,计划第二天再找,“选这个店也是图个好寓意”。
    落脚后,包旭之和旅店老板何大姐聊起来。得知三人的来意,何大姐突然凑上前盯着刘金秀看,“我认识她,之前我们是邻居!”误打误撞,亲人的消息有了。
    “我表哥给我打的电话,说妈妈找到了,我开始根本不敢相信。”当天晚上9点过,罗英跟着姨妈刘秀琼、表哥赶到旅店。“才进去一分钟,她就叫出我儿子的名字,她就是我妹妹!”刘秀琼说。


刘金秀一行人住在平安旅馆

    有些感情 不会被时间冲淡
    “我可能长变了,妈妈没有立刻认到我,但我第一眼就认出她了。”罗英说。妈妈为人很热情,当天看到认得的家人,她就拉着聊个不停,“和以前一模一样。”
    24日,一家人接受采访时,罗英说到伤感处不禁流泪,看到后,坐在旁边的刘金秀会自然抓起女儿的手安慰,自己也会抹泪。她或许说不出,但心里都懂。
    现在,刘金秀在白沙镇的户籍已经被解冻,还换上了新身份证。她未来会在哪里生活,全家人还没有商定。“我现在工作了,有能力了,我会照顾好我妈的。”罗英说。

上一篇:网约车司机寻女24年后“再团圆” 女儿落户父亲原籍

下一篇:没有了

人肉搜索找人